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美贞历险记绳缚

去年夏天,我去警局找妹妹,她正巧不在,我从大门口出来,打了辆出租准备回家。走到一条偏僻的小巷,司机说车有点毛病,下车修理,把我一个人关在车里。我隐约闻到一股刺鼻的药水味,不知怎么头就开始晕起来,想拉开车门,却发现车门是锁上的,车窗也落不下来。我的头更晕了,一股强烈的睡意向我袭来,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..

校园夜半 调教开始

校园夜半 调教开始   喝!」  随着简洁有力的喝声,和也的身体往后倒飞出去,整个人结实的撞击在地上再滑到墙边,虽然在撞击的同时熟练的使用受身减少了冲击,人还是头晕目眩的倒在地上。  看着倒在地上的和也,朔月倒是没有趁胜追击,虽然来往不到半年,但是朔月已经很了解和也的个性,如果不是身体真的撑..

狂迷一夜袭

狂迷一夜袭 被成千上万人,讥讽、谑称为『小龙包』,我晓得希希心里绝不好受。近来公开露面,希希的压力都写在眉宇间,明显身心俱疲。  俗人真是残忍、嘴贱。总搬出希希的历代前任,大作比较。一时赞那个较年轻,这个更具气质云云。  甚至人身攻击,说希希皮肤不够白皙,额头有疙瘩……呸!全都是不识货的瞎眼..